舛花葬式.

それは、暖かい朝の色だよ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未命名.

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和某個時代暗戀的對象正在散步。

  那種感覺就像彷彿是畢業後的第一次見面,最初一搭一唱地聊著生活上的瑣事,不時嬉鬧地邊笑邊拍打著對方。

「所以,妳有要答應對方交往嗎?」她轉頭問道。
「咦?」
「就是那個,信裡面講的……啊。」
「…啊!?是那個誰告訴妳的嗎!?」
「啊哈哈哈~~」
「可惡。……哼,我才不會答應咧。」
「為什麼?」
「……」

  因為尷尬地不敢正面看著她的臉,於是總在行走時稍微落後一點點,這樣也就不會讓她看見我那滿是心事的表情。
  我們走了一段路之後,她表示說要回她家。

「一起來嗎?」
「……嗯。」
「可是我走累了。」
「?」
「妳推我走吧。」
「……?」

  身旁突然出現一個像是運貨用的藍色小推車,與其說是出現,還不如說它好像一開始就存在著,同時間的與我們並存著。我也沒有多去在意「它」在我們散步的期間,到底是怎麼跟著我們的。

  我們出發了。現在我只看得見她的後腦勺。推車有點顛簸地前進著,兩人不再多說什麼話,我不禁開始想起自己的事情來,完全忘記了跟她在一起時會有的微妙緊張感。

  可能是因為只看見背影的關係吧,讓我有種衝動想把當年沒說出來的話一口氣傾倒出來;在畢業之後,我似乎有偷偷暗喻地傳達給她過,但是並沒有得到什麼正面回應,也不知道她是已經發現卻繼續裝傻還是真的就沒有意識到,但本來就沒有鼓起勇氣大聲告訴她的我,自然也沒有權利去得知她的想法。如今,這條路上也只有我跟她,「或許當作是件『玩笑』來帶過也可以啊!……這樣我也可以真正解脫了。」

  心臟大聲地抗議著。我甩下它,做了個深呼吸後,看向在我前方蹲坐著的背影。

「其實是因為我一直有著喜歡的人。」就像是沒頭沒腦地拋出這麼一句。
「……」
「……」
「……」
「……」


--


待續。








Leave a reply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s

trackbackURL:http://wakanaasa.blog60.fc2.com/tb.php/240-e375e4c0
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。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