舛花葬式.

それは、暖かい朝の色だよ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The nonexistent ending - afterword -

只是一個夢境的描述,所以大概不會有結尾,所以標題才會這麼下。
而故事內容的「我」就的確是指我自己,「她」指的是我潛意識裡在追逐的人,最近應該意有所指,只不過有時候可以是任何人,甚至可以說是未來渴望變成的自己。
雖然說是孩子,不過實際上年齡應該是十五、六歲了吧?青少女的階段。
夢總是模模糊糊的,但我覺得跟我一起比賽跑的人好像就真的是孩子,笑聲很稚嫩,說難聽點就是很屁的那種。(喂)
……呵,反正只是個前言XD

寫了一整個下午,希望看起來還不錯(*゚Å゚;*)
今天的MSN狀態是:在寫夢。
哈哈,還真的寫了一個落落長的夢,感覺這是放假以後做過的事情中最有文藝氣息的一項(?)
至今在鑽研於「如何讓文章跟一個畫面或是一段音樂流露出一樣甚至是超越的情感」這件事上面,真的超難,嗯。

暫時就先這樣吧,最後祝福自己下禮拜雲科大的面試順利並成功錄取!
這就是高職生活與大學生活正式的分歧點!


Leave a reply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s

trackbackURL:http://wakanaasa.blog60.fc2.com/tb.php/128-50b976a9
該当の記事は見つかりませんでした。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